正文_第1897章 墳葬萬古


小說:萬界無敵  作者:心夢無痕
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! 萬界無敵 //www.jxxxxf.tw/read/42468.html 全文閱讀!求小說網,有求必應!

  第1897章 墳葬萬古
  葉秋悲嘯,如折翅的孤雁,在晚霞中悲歌,在逆境中逐流。
  一次次飛起,一次次被壓下,如此反常,數萬年從未停過。
  葉秋干枯的身軀燃起了火花,一朵朵黑色的花兒,就像世間最可怕的詛咒,從他的生命中爆發出來,燃燒、焚化,最終,無蹤。
  “殺!”
  熾烈戰神殺聲震天,手中的長矛都碎裂了,但卻掩蓋不了他那驚天的殺氣。
  枯血天尊眼中含著痛,廝殺六十萬年,他號稱枯血無敵,也撐不住了。
  這一天,劍氣彌漫,這一年,血河浮現。
  葉秋血肉腐朽,僅剩下烏黑的骨架,還緊握長劍,浴血而戰。
  “我心無念,斷絕塵緣!”
  無悲無喜的聲音傳遍黑暗之地,伴隨著一縷黑色的劍光,劈開了枯血天尊的胸膛。
  “葉秋,隨我遠去吧。”
  枯血天尊悲嘯,死死的抱著葉秋,開始燃血焚天,想要與葉秋同歸于盡。
  “無欲無念,何來牽絆。無我無天,生死不見。”
  葉秋在超脫,大戰六十萬年,他終于斬斷了塵緣,斬斷了牽絆,無我無天,生死不見。
  葉秋身上泛起了烏黑之光,蘊含著生與死,光與暗,理與法,地與天。
  那種烏黑之光就像是萬物起源。
  “光明源于黑暗,我心來自從前。”
  葉秋被黑光籠罩,腐朽的血肉開始重新生長,干枯的靈魂綻放出了光芒。
  “快殺了他。”
  造化仙王大驚,感受到了葉秋身上有一種超脫的氣息,那是其他天帝所不具備的。
  黑欲天尊雙眼暗紅,怒嘯道:“絕命天淵,永生不見!殺!”
  熾烈戰神狂吼,在全力配合他。
  不滅金尊瘋狂出拳,蘊含萬法天道,比之天劫還要恐怖,在全力壓制葉秋。
  “起源,造化,輪回,永恒。毀滅、重生、虛空、永生。”
  葉秋口中在吟唱,心中在悟法。
  “萬法非法,我法伏法,萬道非道,我道御道。萬界非界,我界不滅。萬緣非緣,我緣永在!”
  天地在變化,黑暗之地在震顫。
  虛空中,數不盡的玄妙之力,纏繞在葉秋身上。
  這些力量很詭異,是造化仙王、不滅金尊、熾烈戰神、黑欲天尊從未見過的。
  即不屬于諸天萬界,又不屬于欲界,像是來自第三方世界。
  枯血天尊身軀腐朽,燃燒的火焰因為葉秋而滅,似乎他被葉秋吞噬煉化了。
  但是,葉秋身上,卻沒有絲毫枯血天尊的力量與氣息。
  葉秋在脫變,他引導了一種從未有人見過的力量,在重塑肉身,逆境創法。
  這是一大奇跡,蘊含著天地造化,或許還不夠完善,但他卻找到了一種方法。
  將起源、造化、輪回、重生、毀滅、虛無之力全都糅合在一塊。
  這一過程極其漫長,造化仙王、不滅金尊、熾烈戰神、黑欲天尊四大天帝在瘋狂擊殺,持續二十萬年,卻最終未能阻止葉秋的腳步。
  當葉秋帶著滿身的傷,跨出那一步,得以超脫時,整個時空都在哭泣,天空灑落黑血,像是黑暗在悲戚。
  造化仙王狂嘯,不滅金尊眼中含著苦澀。
  熾烈戰神長矛折斷,赤手空拳依舊狂暴。
  黑欲天尊頭顱炸開,半邊身軀腐朽,卻依舊在拼死狂攻。
  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我道長存,是為永生!”
  葉秋此話一出,諸天都在爆炸,數以千計的大世界在破滅,即便相隔黑暗之地很遠,但是整個世界開始走向毀滅。
  這就是葉秋歷經八十萬年苦戰,領悟的永生之道。
  雖然僅僅只是一個粗淺的雛形,卻也非同小可。
  誅天劍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,一劍斬斷了黑欲天尊的手臂,劈開了不滅金尊的拳頭,殺的造化仙王主動回避,殺的熾烈戰神血染天地。
  “八十萬年,多漫長卻又多短暫啊。”
  葉秋眼中含著悲傷,開始突圍反殺。
  “非生即死,大家與他拼了。”
  造化仙王狂吼,不滅金尊、熾烈戰神、黑欲天尊都卯足了勁,開始焚燒本源,展開最后一戰。
  這一戰,天哭地喊,這一戰,日移星殘。
  這一戰,虛空不在,這一戰,萬物成煙。
  十萬年,整整十萬年,葉秋以他的永生初道,大戰史上最強四大天帝,殺的殘肢斷臂,殺的黑暗崩散。
  殺的時空崩塌,殺的光陰如箭。
  那是史上最慘烈的一戰,十萬年時間,黑欲天尊第一個化道,成為了葉秋劍下亡魂。
  第二個戰死的是熾烈戰神,他的狂暴,他的可怕,曾對葉秋造成了無數傷害,但他最終還是死在了諸天劍下。
  “就剩我們三個了。”
  大戰九十萬年,造化仙王與不滅金尊還活著,葉秋身負重傷,手也殘了,腿也斷了,可他還得繼續戰斗。
  造化仙王狂笑道:“這是沒有贏家的生死之戰,不管最終誰勝誰負,都注定是輸家。”
  不滅金尊看著葉秋,滄桑的眼中透著一種無盡的悲涼。
  “九十萬年了,葉秋,你累嗎?”
  葉秋反問道:“累不累,你還在乎嗎?”
  不滅金尊苦澀道:“你或許不累,但我累了。來吧,我等這一天很久了。”
  葉秋頷首道:“好,我等這一天,也很久了。殺!”
  長劍橫空,劍氣如龍,回旋的劍身變化無常,與敵人展開了搏命一殺。
  造化仙王曾自喻是冥古天德大帝第二,他的戰斗力確實恐怖之極,葉秋即便初步領悟了永生之道,想要壓制造化仙王,也相當吃力。
  若非誅天劍能斬殺天帝,僅憑雙手交戰,葉秋根本沒有任何勝算。
  葉秋這一生,從未佩服過任何人,但卻對造化仙王的戰斗力推崇備至,可惜,他卻是自己一生最大的強敵之一。
  大戰第九十五萬年,不滅金尊被諸天劍斬首,一顆頭顱爆炸了七千萬次,才最終誅滅不滅金尊的元神,讓他徹底死在葉秋手上
  “既生我,何生你?我恨啊!”
  造化仙王怒嘯罵天,他這一生自負無敵,誰想冥古天德大帝卻選了一個葉秋,成為了他生命中最大的克星。
  葉秋手握誅天劍,殘破的身軀看上去很狼狽,但眼神卻很平靜。
  “若無你,何來我,這就是因果!”
  一劍橫掃,誅天滅地,融入了永生之道,讓整個時空都在收縮,天地都在化道。
  造化仙王無處可躲,九大分身合一,與葉秋狂戰五萬年,在傷痕累累,無比疲倦的情況下,最終雖然死在了葉秋劍下,可葉秋也付出了致命的代價。
  “我為造化,無敵天下。想殺我,你也活不了!”
  這是造化仙王最后的詛咒,重創了葉秋的元神,讓他吐血倒地,幾乎站不穩。
  十年、百年、千年、萬年,葉秋坐在那,就像是一尊死人,始終無法化解造化仙王給他留下的傷痕。
  起身,陸宇以手持劍,駐地而行,緩慢而艱難的朝前行去。
  穿過廢墟,前面依舊被混沌籠罩。
  葉秋走在幽靜無聲的大地上,如孤魂野鬼,背影是那般的凄涼。
  誅天劍上,鮮血滴答滴答往下落,那是天帝之血,永不凝固,伴隨著一行血腳印,一直延伸至遠方。
  時光幽幽,葉秋不知道走了多久。
  累了就停下,休息夠了,又繼續上路,就這樣永無休止的往前走。
  那是怎么一條路?
  充滿了孤獨,充滿了凄苦,沒有人陪伴,沒有人問候,也不知道在期盼著什么?
  那是一條永遠走不完的路,永遠沒有希望的路,永遠不知道結果的路,永遠……永遠……
  葉秋沒有停步,一直往前走,黑暗陪伴著他,可光明在何處?
  不知道何年何月,前方的景物有了一些變化。
  大地上,一座座墳頭,一塊塊墓碑,古老而悠久,呈現出腐敗、枯朽的顏色。
  葉秋嘴角在溢血,以劍駐地,凝望著遠處。
  這一幕,葉秋曾看到過,這就是他的歸宿嗎?
  慘然一笑,葉秋眼中含著無盡的悲傷,拖著重傷的身軀,繼續往前走。
  一步一個血腳印,搖晃的身軀無比吃力,似乎他已經耗盡了生命,走在人生最后的歸路。
  一次次跌倒,葉秋又一次次站起,杵著血劍,一瘸一拐的往前走,穿過墳場,來到了一處空曠之地。
  葉秋累了,靜靜地坐在那里,右手緊握血劍,開始回首他這一生。
  灰蒙蒙的天空,陰風四起,好似幽靈的歌聲,回蕩不息。
  葉秋眼中含著淚,他這一生,悲喜憂愁,愛恨刻骨,有太多的不舍,太多的難以傾訴。
  黯然傷神,長空嘆息。
  不知道過了多久,葉秋起身,用手中的血劍挖了一個坑。
  之后,葉秋坐在坑邊,幽思無語。
  這一坐,萬古千秋,地老天荒。
  幽靈不再清唱,陰風不再蕩漾,昏暗的天空黑暗下來。
  一縷幽幽的嘆息在黑暗中回蕩,透著無盡的凄楚,含著萬古的悲傷,就那樣隨風遠逝了。
  夜空下,葉秋起身,扭頭望著遠方。
  那一眼,哀傷凄涼,
  那一眼,萬古滄桑,
  那一眼,心碎斷腸,
  那一眼,令人難忘。
  畫面定格在這一剎那,隨后,葉秋縱身一躍,跳入了坑中,他把自己埋葬了。
  昏暗的天下,陰森的墳場中,一座新墳出現,埋葬著萬古第一天驕,他的故事到此便結束了。  
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! 萬界無敵最新章節 //i.qiuxiaoshuo.com/read/42468.html ,歡迎收藏!求小說網,有求必應!
请问今晚开什么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