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番外:鶴皇掌珠


小說:超神學院之風起銀河  作者:臥榻之側
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! 超神學院之風起銀河 //www.jxxxxf.tw/read/162386.html 全文閱讀!求小說網,有求必應!
  天宮歷69564年,天使王庭,春搜獵場。
  數千天使戰士嚴陣以待,旌旗獵獵,甲仗森森,為一支百余人的騎隊開道。鼓聲響徹天地,烈風卷起戰旗,露出了一個個代表著天宮最高權柄的姓氏。
  華,蘇,鶴,凱,梵,月,古,蒼。
  一眾騎者的坐騎并不是馬,而是一種看似像馬,卻頭生銀角,背生雙翼的…獨角獸。
  騎隊之中,頭戴王冠,身著長袍的華榷格外醒目,被一眾戎裝侍衛護在正中央,微笑的看著前方的一隊隊年輕男女。
  “哈哈,帝尊,少帝的射術又精進了不少,居然一箭射中了兩只銀雕。”
  一聲爽朗的笑聲,蘇字大旗下,一位中年男子毫不吝嗇自己的贊嘆,不少人隨之附和,一片贊美之聲。
  “唉,蘇皇謬贊了。逆子頑劣,這些年不知惹出了多少荒唐,也就會這些飛鷹犬馬的東西了。”
  華榷搖搖頭,似乎苦惱至極。
  “那有什么關系?帝尊的要求太高了。誰年輕的時候不是這么過來的,我家那小子可比少帝還要夸張。”
  蘇皇笑道,目光一轉,看向了身旁的凱皇。
  “說起來,凱皇膝下的一對明珠是羨煞旁人啊,不知迷倒了多少毛頭小子,還有鶴皇的千金也是亭亭玉立,呵呵,不知,日后誰家的小子有福氣。”
  “蘇皇過獎了。”
  凱皇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。
  但這時,卻響起了一個不太友好的聲音。
  “呵呵,蘇晟,你的嘴就不能歇一歇嗎?還有,管好你家那不男不女的東西!凱撒家的丫頭我不知道,但我女兒,絕對不會和你蘇家有任何關系,我可不想我的外孫出生后有兩個娘。”
  鶴字大旗下,一名銀發男子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  蘇皇也不惱,笑道:
  “鶴皇還是一如既往的真性情啊,不過,孩子們的事,你最好還是不要插手。說不定,你女兒就喜歡我那小子呢?”
  鶴皇眉頭狂跳,剛要罵娘,就看到華榷揮手道:
  “好了,今天難得大家聚在一起,你們倆可別把我的圍場砸了,蘇皇說得對,下一輩的事,我們這些老家伙就不要干預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華榷開口,鶴皇也不好繼續發難,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。
  “說起來,帝尊,要不,讓孩子們去比一比,在圍場里也沒什么意思,不如就把圍場打開。最后看看誰的獵物最多?”
  蘇皇又建議道。
  “打開圍場?蘇晟,你知不知道瑯山和洛林中有多少魔獸?安全怎么保證?”
  鶴皇立刻反駁,凱皇眉頭微皺,但卻沒有說什么。
  蘇皇沒有理會鶴皇,目光一直注視著華榷。華榷有些頭疼,想起這段時間以來自己兒子的軟磨硬泡,實在有些受不了,開口道:
  “好,那就讓他們去歷練一下,但是讓人準備好救援,一旦有什么意外,立刻停止射獵。”
  華榷揉了揉眉心,算了,讓他們鬧去吧,省得來煩我。反正,也出不了什么大事。
  ………
  “姐姐,華罡和蘇項他們過來了。”
  獵場之中,身穿戎裝的凱莎(24歲)和涼冰(22歲)警惕的注意著四周,很快,她們發現,幾十名騎士隱隱將他們包圍,后方,兩名華服公子慢慢向他們靠近。
  “冰兒,不要回頭,繼續向前。”
  凱莎面不改色,雙腿用力一夾,身下的獨角獸奔馳起來。涼冰則是抽出短刃,狠狠插在了獨角獸的背上,獨角獸吃痛,快步跟上了前方的凱莎。
  這些年輕人所乘的獨角獸與華榷的不同,雖然頭上也有銀角,但背上卻沒有翅膀,與普通的馬匹沒有太大差別。
  凱莎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涼冰的小動作,無語道:
  “冰兒,你這是干什么?”
  “這樣比較方便啊。”
  涼冰舔了舔嘴唇:
  “反正又不是我的馬,心疼什么?”
  “……隨你吧…”
  姐妹倆一前一后,逐漸脫離了人群,很快,洛林已經出現在二人眼前。華罡和蘇項緊追不舍,騎士們四散開來,將附近的公子小姐一一驅逐。
  “哼。”
  凱莎冷笑,丟下長弓,握緊了手中的韁繩。涼冰悄悄拔出短劍,輕輕舔了舔劍刃,身下的獨角獸忽然感到背后一涼,又加快了速度。
  “凱莎,等等!”
  就在姐妹倆即將進入森林的時候,后方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,一名銀發女子匆匆趕來,凱莎與涼冰見到來人,勒住獨角獸,停了下來。
  “鶴熙?你這是……”
  凱莎眉頭蹙起,開口問道。
  鶴熙(25歲)輕輕喘息著,回眸掃了一眼周圍的騎士,騎士們連忙停下,不約而同的看向華罡。
  “華罡,鶴家的小妞怎么會在這?”
  蘇項有些犯難,凱莎和涼冰在凱皇府中沒什么地位,抓了也就抓了,但是鶴熙……
  那可是鶴皇的眼珠子,寶貝的很,今天要是動了,鶴家的老頭子們絕對能把蘇皇府拆了……
  華罡也有些頭疼,但想起臨行前華燁的命令,還是咬了咬牙,向周圍的騎士們做了個手勢……
  ………
  “凱莎,涼冰,華燁要抓你們,你們進了洛林,他們會更加的肆無忌憚,趕緊回去!去人多的地方,他們還不敢那么放肆!”
  鶴熙顯然是一路狂奔,累的不輕,飽滿的酥胸劇烈起伏,身下的獨角獸也喘著粗氣。
  “這……”
  凱莎和涼冰相互對視一眼,對這種突如其來的關心有些莫名其妙,涼冰面不改色,微笑道:
  “鶴熙小姐,我們…好像不是很熟吧?至于你說的事情,可能是你多心了,少帝怎么做出這樣的事?而且,我們能保護好自己。”
  凱莎也是微笑示意,沒有與鶴熙多聊的興趣,開口道:
  “我們很久沒有來洛林了,其實,洛林的風景很不錯的。鶴熙小姐還是快回去吧,如果你消失太久,鶴皇會擔心的。”
  “你們……”
  鶴熙微微錯愕,在她看來,無論是凱莎還是涼冰,都不是那種粗心大意的人,怎么會……
  眼看著二人要進去森林,鶴熙急忙道:
  “你們等等!”
  “鶴熙,還有事嗎?”
  涼冰微微有些不悅,轉身問道。
  “那個,你們可能不知道,在鶴家,論族譜的話,鶴傾其實……算是我的族姐……”
  鶴熙吞吞吐吐的開口。
  但出乎鶴熙意料的是,凱莎聞言后,忽然面色轉冷,毫不掩飾自己的敵意,沒有說一句話,轉身進入了森林。涼冰則是微微冷笑,寒聲道:
  “既然如此,那你和我們一起進來游玩可好?”
  “……”
  鶴熙臉上的疑惑之色更濃,看著二人的背影漸漸遠去,又注意到華罡和蘇項,銀牙暗咬,猛的一拉手中的韁繩。
  ………
  “姐姐,那個鶴熙,她一直跟在我們身后。”
  涼冰皺眉道,眼中的警惕之色不減。凱莎眸色轉冷,厲聲道:
  “哼,沒關系,就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。”
  “兩位小姐,想去哪啊?洛林里這么危險,還是由我等護送二位出去吧。”
  突然,蘇項擋在了二人前方。兩旁閃出幾十名騎士,將凱莎和涼冰圍住,華罡出現在二人身后,緩緩拔出了長劍。
  “呵呵,華罡,怎么,終于等不及了?”
  凱莎冷笑道。
  “唉,說實話,我也不想無緣無故招惹凱皇府的人,但沒辦法,家兄有命令啊。你們看……是不是給我個面子?去少帝府中做客呢?”
  華罡上前,將長劍指向了凱莎,邪笑道:
  “當然,如果二位不愿意,我也會替家兄好好勸勸你們,聽說二位在凱皇府中并不如意,家兄對二位小姐可是仰慕已久,二位小姐,考慮一下?”
  “呵呵。”
  涼冰輕蔑地看著他,冷聲道:
  “華燁又算什么東西?不會是上次掉進湖里的時候腦子進水了吧?想要我們?他還差了些分量。”
  “別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  看著凱莎和涼冰窈窕的身姿,華罡眼中的貪婪一閃而逝,下令道:
  “聽著,給我把她們兩個……”
  “華罡!你想干什么!”
  華罡的話突然被一道女聲打斷,鶴熙手持長劍,騎著獨角獸從后方走來。周圍的騎士看到鶴熙心中一凜,慌忙讓開道路。
  “廢物!”
  華罡暗罵一聲,但他同樣不敢對鶴熙做什么,賠笑道:
  “鶴熙小姐,您來這里做什么?”
  “我來找我的朋友。”
  鶴熙來到凱莎身前,像是沒有看到凱莎不善的眼神,挽住凱莎的手,對華罡冷聲道:
  “洛林的風景不錯,我們很喜歡,你們就不要再打擾我們了,都退下!”
  “鶴熙,你不要蹬鼻子上臉!”
  雖然鶴熙是鶴皇的掌上明珠,但華罡卻是天帝之子。雖然不是太受重視的帝子,但名義上身份也要高于七皇家族的后人,自然不能落了氣勢。
  “怎么,你還想動手?”
  鶴熙眸中閃過寒光,橫劍身前,華罡心中憤怒,但理智尚在,沒有蠢到與鶴熙比劍。別說是他,同齡人之中,就算是華燁,也未必能勝過鶴熙。華罡微微退后,對四周的騎士命令道:
  “一起上!把她們拿下,要活的!”
  “這……”
  騎士們面面相覷,一名統領開口道:
  “公子,這樣……是否有些不妥?”
  “怕什么!鶴皇再強,還能強過我父皇不成?”
  騎士們還是沒有人上前,開玩笑,鶴皇追究下來,你是沒事,我們肯定是替罪羊……
  這時,蘇項站了出來,開口道:
  “咳咳,大家不用怕,想想這里是哪?洛林。我們在這做什么,又沒人知道,他們自己跑到這里,就怪不得我們了。到時候,把鶴熙小姐完完整整的送回去,鶴皇也不好駁了帝尊的面子,是吧?”
  “對!”
  華罡眼前一亮,開口道:
  “做成了事情,少帝重重有賞!如果連這點事情都做不了,少帝養著你們又有什么用?自己想想!”
  “蘇、項!!”
  看著四周的騎士有些蠢蠢欲動,鶴熙眸中一寒,死死盯著多嘴的蘇項。
  “呵呵,鶴熙小姐,對不起了,我也是奉了我家少主的命令來幫忙,你還是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鶴熙握緊了手中的劍,她自信蘇項和華罡都不是他的對手,但這里還有幾十人……
  “唉,鶴熙小姐,你的身份在這里也不是那么好用。”
  涼冰幽幽道,同樣拔出了腰間的佩劍。
  “看來,我們是免不了動手嘍?”
  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鶴熙,凱莎眸色微變,但也沒有多說什么。
  “凱莎小姐,這里神不知鬼不覺的,就算我將你們都殺了,也不會有人知道,還有什么好說的?就是不知道,家兄玩夠了之后……嘿嘿……”
  華罡的目光肆無忌憚的在凱莎身上掃過,邪笑道。
  “是啊,是沒什么好說的。就算在這里殺了人,也不會有人知道。”
  凱莎喃喃自語,隨即眸色一寒,平靜道:
  “既然如此,那么風兒,動手吧。”
  “轟隆!!”
  凱莎的話音剛落,一聲驚雷響徹天際!耀眼的銀芒從天而降,落雷直接劈中了華罡,華罡瞬間被劈成焦炭當場去世。緊接著,天空中忽然聚起大片的雷云,雷云之中銀龍縱橫,漫天的銀色雷光將森林映的慘白。
  “嗷嗚——————”
  四面八方傳來陣陣狼嚎,周圍的林木中不斷閃過道道灰色的幽影,放眼望去,至少有數百只,一雙雙幽綠色的狼目看向了蘇項與騎士們。
  “這……什么東西?雷狼?”
  蘇項臉色大變,看著不遠處那具“焦炭”,冷汗凄凄而下,連忙拔劍,身后冒出翅膀,指揮騎士將自己護住,大聲道:
  “洛林之中有邪祟!大家沖出去報告帝尊,快!!”
  但是,似乎已經晚了,銀色的雷光不斷落下,雖然不像劈死華罡落雷的那么強,但也可以將騎士劈的半身不遂,而四周的雷狼會一擁而上,分食被劈中的騎士。
  騎士們放棄了獨角獸,身后閃出翅膀,但也無法飛出雷域,很快,蘇項和華罡所帶來的天使戰士們陣亡過半。但是,銀色落雷也少了很多,不再攻擊男天使,只是組成雷網,防止天使用翅膀逃脫,雷狼開始主動攻擊未受傷的男天使。
  “呵呵,這小子又變強了……”
  涼冰看著空中不斷閃過的雷電,笑道。
  “涼冰,你剛才說什么?”
  鶴熙已經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,聽到涼冰的話,猛然回頭,看到了嘴角含笑的涼冰和一臉淡定的凱莎……
  “鶴熙小姐!救我!”
  這時,已經被狼群咬傷了翅膀的蘇項向鶴熙求救道,這些雷狼可不是普通的野獸,而是魔獸!或許單個的雷狼對于蘇項來說不算什么,但是好幾百只一起上……
  鶴熙眉頭蹙起,想到蘇項之前的嘴臉,實在不想救他,但是……
  “鶴熙小姐!看在我家少主的份上,救我一命吧!!”
  蘇項的話讓鶴熙腦海中想起了某個人,猶豫片刻,四周的男天使已經死傷殆盡,越來越多的雷狼圍向了蘇項……
  雖然心中不情愿,但因為一些原因,鶴熙還是不愿看著蘇項慘死在自己面前。劍光一閃,一匹咬向蘇項喉嚨的雷狼被直接斬成兩截,鶴熙的嬌軀化作一道殘影,道道劍光卷向了狼群,劍芒所至,血肉橫飛。
  “唉,到底不是我們的人啊…”
  涼冰見狀,微微搖了搖頭,做好了動手的準備。
  因為與凱莎、涼冰站在一起,鶴熙并不是狼群的攻擊目標,此時突然出手,十幾匹雷狼當即被斬殺。就在蘇項即將脫身的時候,一道鬼魅般的銀影突然出現在鶴熙身后,手中利刃環繞著絲絲電弧,向鶴熙的后心刺來。
  鶴熙心中警兆橫生,翻手倒握劍柄,以一個刁鉆的角度,將長劍格擋在背后,兵刃相交,發出一聲清脆的劍鳴。鶴熙隨即轉身,手腕輕動,挽起劍花,向偷襲的銀影斬來。
  兩人近在咫尺,銀影避無可避,但就在劍刃即將碰觸銀影的時候,鶴熙面前忽然出現一陣空間旖旎,銀影瞬間消失。勢在必得的一擊落空,鶴熙身體出現了一瞬間的失衡,但很快調整過來,呆呆的望著斬在枯木上的長劍,喃喃道:
  “這時……蟲洞?”
  “啊!”
  身后傳來一聲慘嚎,鶴熙回身望去,被群狼咬的遍體鱗傷的蘇項已經被一劍洞穿了胸口,橫尸在群狼中央。長劍被人拔出,口中含涎的群狼立刻撲向了死去的蘇項,鶴熙連忙轉過臉去,閉上了雙眸,不去看著血腥的一幕。
  “沙沙~~”
  直到面前傳來腳步聲,鶴熙猛然睜眼,看到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。
  這是一個身上帶著幾分野性的少年人,十五六歲的年紀,身穿凱皇府的制式銀甲,一頭栗色碎發,白皙的面孔稚氣未脫,卻已經沾染了幾分血跡,一雙栗色的眼瞳注視著周圍的狼尸和自己手中染血的長劍………
  “你……”
  鶴熙剛想開口說些什么,少年突然提劍砍來,鶴熙來不及開口,橫劍格擋,雙劍相碰的一瞬間,鶴熙忽然感到手心一痛,眼角的余光瞄向劍刃,一縷銀色電弧順著少年手中的長劍傳來。鶴熙心中驚駭,當下不再留手,猛然發力將少年逼退,修長的雙腿一躍來到少年身前,劍招也變得凌厲起來。
  看到自己剛滿十六歲的弟弟居然與大他九歲的鶴熙正面拼起了劍,涼冰臉色猛變,嚇得心臟差點跳了出來,拔劍要上,卻被凱莎攔住。
  “姐姐?你!”
  “你看不出來嗎?”
  凱莎輕聲呢喃,一對眸子亮的嚇人,按住了涼冰的手臂。
  “在劍術上,風兒也是個好苗子。但是從來沒有遇到過合適的對手,我們又狠不下心,掌握不好分寸,讓鶴熙磨練他一下也好。”
  “可是……太危險了!傷到了怎么辦?你快放開我!”
  涼冰急了,聲音帶上了幾分怒意。
  凱莎輕輕一笑,長劍握在手中,輕聲道:
  “放心,不會。”
  “乒!”
  “乒!”
  “乒!”
  談話間,鶴熙與少年已經你來我往,對拼十數劍,以兩人為中心,已經隱隱有氣浪向四周擴散,碎石、塵土彌漫起來。鶴熙面色如常,但少年卻有些體力不支,虎口被震的生疼,握劍的手輕輕顫動。
  鶴熙注意到少年的異狀,欺身而上,雙手握劍,向少年的腰腹橫切而來。少年倒握劍柄,用小臂抵住劍身,抬手格擋鶴熙的劍鋒。
  “乒!”
  這次的劍鳴有些沉悶,少年臉色微變,長劍之上已經出現道道裂痕,鶴皇嫡女的佩劍,怎么可能是尋常兵刃能比的?
  鶴熙也感覺到了觸感的異常,微微后退,不再貼身纏斗,而是以最平常的劍招和最強勁的力道直直斬下。少年無奈,盡量以劍身下部側向橫斬鶴熙的劍鋒,但即使這樣,數劍之后,少年的佩劍還是不可避免的斷裂了。
  鶴熙目光一凝,快步向前,長劍帶起一陣劍霧,直刺少年的胸口,少年突然脫手甩出斷劍,同時,掌心浮現銀色雷息。鶴熙挑飛斷劍,卻見一道銀芒迎面襲來,毫無花假的劈中了胸口。
  “呃……”
  銀光在胸前炸裂,鶴熙矯健的身形猛然停滯以來,幸虧少年脫力之下,放出的雷弧不強,否則……
  “吼……”
  這時,鶴熙左側傳來一陣陣低沉的狼吼,一匹體型大的出奇的雷狼正在盯著她。心中暗驚,鶴熙劍鋒一轉,防備雷狼,但就在她分神的剎那,少年的身影突然消失,隨著一層層的空間旖旎,閃現到鶴熙身后。
  “…又是蟲洞?”
  感受到背后的氣息,鶴熙微微蹙眉,反握長劍向身后刺去,但卻聽到一陣令人牙酸的金屬摩擦聲。少年的背后突然閃出一對亮銀色的金屬翅膀,微微前傾裹住側肋,側身掠過劍鋒。終于近身鶴熙,少年的左臂從后方死死勒住了鶴熙的脖頸,右手則是將鶴熙的長劍擒下。
  鶴熙終于變色,長劍離手的瞬間,猛然抓住少年將自己鎖喉的左臂,將少年背摔而出。少年緊緊勒住鶴熙,任由鶴熙將自己甩向前方,但瘦俏的身體卻緊緊貼著鶴熙的嬌軀,鶴熙反而將自己弄的身體失衡,與身后的少年在草地上翻滾了幾圈,終于被少年壓在身下。
  “嗚——”
  這時,剛才震懾鶴熙的巨狼卻叼起鶴熙掉落在地的長劍,用力一甩,將長劍甩向了少年,少年伸手接住,雙手倒持劍柄,向身下的鶴熙刺下……
  很多年后,鶴熙半開玩笑的說道,那是她從小到大,第一次嗅到了死亡的氣息。劍尖不斷落下,鶴熙似乎明白了,為什么在體力,劍術,經驗,武器全都勝過對方的情況下,自己還是敗了,因為與少年相比,她的心中,缺少一股殺念。
  少年年紀不大,但手中絕對染過血,而且不少。遠的不說,就說剛才,頃刻間用雷霆滅殺數十人,又驅動群狼分食尸體,居然面不改色!這是一個正常的孩子該有的心態嗎?野人吧?
  “小風,別殺她。”
  就在劍尖距離鶴熙后頸不足半寸的時候,涼冰的聲音幽幽傳來,少年握劍的手猛然停下,但長劍卻并沒有移開,抵著鶴熙的后頸,平靜的回答:
  “可是她已經看到我了。”
  聲音尚帶有一絲稚氣,但手上卻毫不留情。生死關頭,鶴熙居然莫名其妙的有些好奇,悄悄回眸,想要近距離看看少年的臉。
  “別動!”
  少年厲聲道,劍刃貼向了鶴熙的肌膚。
  “風兒,她是朋友。”
  鶴熙的血液已經染紅了劍刃,凱莎終于開口,少年抬頭,面露不解,但也只是微微猶豫了一剎,收起長劍,輕輕起身,放開了鶴熙。
  對于栗發少年來說,凱莎的話明顯要比涼冰管用很多,涼冰微微有些吃味,但也沒有在這個時候計較什么。
  “嘶……真疼啊。”
  鶴熙捂著后頸,慢慢站起,笑道:
  “怪不得你們這么從容,原來這里還藏著一個小怪物。”
  “他不是怪物。”
  凱莎淡淡回答。
  不管怎樣,凱莎口中的那句“朋友”還是讓鶴熙的心情好了不少,轉身看向少年,絲毫不介意之前的沖突,柔聲道:
  “孩子,你多大?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孩子”這個稱呼,似乎讓少年有些不滿,但礙于凱莎,也沒有多說什么,淡淡回答:
  “十六。”
  “!!”
  鶴熙眼神一變,不禁看向了少年的栗發與栗瞳,猛然回身,向凱莎問道:
  “難道他是!!!”
  凱莎輕輕點頭,鶴熙眼前一亮,對著少年驚喜道:
  “我是鶴傾的族妹。”
  “……”
  少年臉上的迷茫之色更濃,目光略過鶴熙,看向了凱莎和涼冰。
  “哼~”
  涼冰雙手環胸,側過臉去,似乎還因為剛才少年對兩人的區別對待耿耿于懷。
  “唉……”
  凱莎嘆了口氣,不知是因為涼冰,還是因為別的什么事。有些不想去看少年的眼睛,喃喃道:
  “風兒,你就當她……是母親的朋友吧……”
  “……哦………”
  少年象征性的回答一聲,看著鶴熙有些期待的目光,不禁皺了皺眉,視線再次越過鶴熙看向凱莎,一臉認真的建議道:
  “姐,這女人什么都看到了,不能讓她活著出去,太危險了,我們還是一起干掉她比較保險。”
  鶴熙:“我#*@/$¥&”
  “風兒!別亂說話!”
  凱莎的聲音嚴厲起來,隱隱帶著幾分斥責。少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凱莎一眼,低下頭,不再說話。
  “凱莎!你想干什么?剛才面對華罡的時候你怎么沒這么威風?”
  上一秒還一臉無所謂的涼冰當即眸色轉冷,瞪了凱莎一眼,冷哼一聲,留給凱莎一個背影,徑直來到少年身邊,將少年護在身后。
  “……”
  凱莎話一出口就已經有些后悔,沒有計較涼冰的舉動,柔聲道:
  “風兒,我相信她,她是朋友。”
  “……好的。”
  少年似懂非懂的點點頭,但看向鶴熙的目光卻依舊沒有什么變化。
  “凱莎,這到底是……”
  鶴熙有些懵,輕撫額頭,面露不解,凱莎落寞道:
  “我以后再和你解釋。”
  “沙沙~”
  少年再次走向鶴熙,鶴熙下意識的感到后頸一涼,捂住后頸,條件反射的后退半步,少年來到鶴熙面前,反手橫持長劍,輕聲道:
  “還給你。”
  “……哦…送給你了,我殺了你不少雷狼,就當是向你道歉了。”
  鶴熙柔聲道。
  少年聞言,沒有任何客套的打量起了長劍。劍刃翻過,劍身兩側都雕有精致的劍紋,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銀色幽光。少年右手持劍,左手掌心泛起銀色電弧,在劍身上輕輕一擦,聽到一聲清脆嘹亮的劍鳴,不禁有些意動,目光看向了凱莎。
  “小風,看她干什么?白送的為什么不要?聽姐姐的,收下!”
  涼冰幽幽道。
  “唉,風兒,喜歡就收下吧。”
  凱莎見狀,無奈道。
  “……謝謝。”
  少年向鶴熙說道,嘴角含笑,舞起劍花,收入了腰間的劍鞘當中。
  鶴熙看著欣喜的少年,微微一笑,還真是個孩子。
  “凱莎,我記得,那邊不遠處就是鏡湖,風景不錯,我們一起……去看看?”
  鶴熙轉身,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凱莎。
  凱莎微愣,隨即笑了出來,緩緩道:
  “好啊。”
  “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  這時,遠處突然響起一陣悠長的狼嚎,少年臉色一變,嚴肅道:
  “姐,涼冰,有人來了!我要走了,你們最好也趕緊離開!”
  “你叫我什么?”
  涼冰挑眉道。
  少年微微一愣,隨即失笑,趴在涼冰耳邊:
  “姐~~姐~~”
  “哼哼,這才乖。”
  涼冰揉了揉少年的栗色碎發,滿意道。
  “切~”
  少年撇撇嘴,正色道:
  “真的有人來了,別讓他們看到你們,快離開這。”
  “放心,姐姐明白。”
  涼冰認真道,少年點點頭,身后閃出金屬翅膀,猛的一揮,躍到了一棵樹上。
  少年的雙翼與正常的天使很不相同,金屬質感的翅膀雖然戰斗力更強,但似乎不能正常飛行,只能助力和滑翔。
  “哎,等等!”
  鶴熙突然開口道。
  “還有事?”
  少年微微皺眉,一邊說著,一邊目光凝重的看向了遠處。
  “凱莎,你們讓他一直躲在洛林里也不是辦法,你看這樣如何,我在鶴皇府中給他安排一個不顯眼的身份,以后讓他跟在我身邊,假扮我的護衛,怎么樣?”
  鶴熙提議道,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極大地挑起了她的興趣,駕馭雷電,統御狼群,神秘的金屬翅膀,不凡的劍術造詣,若是外界知道,凱皇該有這樣一位子嗣,恐怕……凱皇府就要地震了吧?
  凱莎眼前一亮,涼冰也是微微側目,少年的身份不可讓外人知曉,但一直讓弟弟像野人一樣躲在洛林中,凱莎和涼冰又有些心疼,凱莎看著高處的少年,開口道:
  “風兒,你愿意嗎?”
  “不愿意。”
  少年沒有任何猶豫,斬釘截鐵的拒絕……
  凱莎聳聳肩,給了鶴熙一個無奈的眼神,鶴熙不禁有些失望,但還是對少年開口道:
  “我叫鶴熙,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地方,可以來鶴皇府找我。”
  “會的。”
  少年點點頭,展開雙翼,躍向森林深處,鶴熙遠遠問道:
  “喂!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  少年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,但還是有一個聲音幽幽傳入了鶴熙耳中。
  “我叫拂風。”
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! 超神學院之風起銀河最新章節 //i.qiuxiaoshuo.com/read/162386.html ,歡迎收藏!求小說網,有求必應!
请问今晚开什么波